News

來自國際殘奧委會主席安德魯·帕森斯的寄語

NEWS

東京晴空塔全力支持“我們是15”全球行動
為紀念活動啟動,東京晴空塔與全球 200 多個地標一起點亮紫色燈光

2021年8月19日,全球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关爱残障群体联合运动“我们是15” 正式亮相。这项令人振奋且具有历史意义的行动旨在为全球12亿残疾人发声。

“我们是15” 全球行动亮相于2020年东京残奥会之前,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消除残疾人歧视,鼓励加大对12亿残障群体的关注、帮助和包容。“我们是15” 是由国际残奥委会和国际残疾人联盟共同牵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文明联盟等联合发起,汇集了来自包括体育、人权、政治、商业、艺术和娱乐界等众多领域的国际组织,计划通过未来十年的国际合作努力,为残疾人融入社会、改善生活创造积极条件。

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Andrew Parsons)认为现在是开启此次行动的最好时机,他表示,“体育是世界通用的语言,能够超越地理、文化、宗教的界限。此刻,东京正因2020残奥会备受世界瞩目,是借助此盛事为全球残疾人群体发声的绝佳时机。”

“此次疫情对全球残疾人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为他们发声在此刻变得尤为重要。残奥会是唯一一个聚焦残疾人群体的世界级体育赛事。我坚信,不同的组织因为相同的目标集结,终将汇聚成一道灿烂的星光。”他补充道。

帕森斯说,残疾和心理健康等问题在世界上的许多地区是被避讳的,如何让全世界普通民众关注这些问题是当下最大的挑战之一。“政府的作用当然不可忽视,但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让普通民众参与进来,不仅仅依靠政府的力量,而是要让人们认识到个体的力量也能带来改变。这个过程的关键是信息的传递,我们需要增强教育来提高认知,告诉他们个人可以做出怎样的贡献。在教育的过程中,保持信息的清晰和连贯性很重要。于是,我们联合起来,通过体育来发声,而它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体育赛事本身。”

帕森斯强调这是一个预期长达10年的长期宣传活动,为衡量传播效果,组织者们设定了具体可见的目标和标准。帕森斯说:“我们并不打算一夜之间就改变整个世界。体育连接了人们,集众人之力才能使此行动的影响更加广泛。”

出行、法律保障、税收优惠等。这都是基于一系列的调查和学习基础上的,当然方案中也考虑到了“第二版”的可能性,但若行动开展顺利,则或许没有继续研究第二版的必要了。

“10年后,我期待看到全球范围的积极变化,看到一个在全人类共同努力下而变得更加包容的社会。回望这10年,我希望看到政府、公民和企业都发挥了他们应有的作用,共同创造这一伟大的变化。”

此外,晴空塔W1SH RIBBON的倡议人之一——摄影家、导演纪嘉良为帕森斯先生拍摄了一组照片,照片中的紫色丝带象征了他对于“我们是15”全球行动的美好祝愿。纪嘉良是晴空塔“希望之树”的策划人,他也执导了活动主题曲“Live Out Loud”。在过去几年,他还通过照片记录和展示了超过3000名残疾人运动员以及残疾人运动支持者们的故事。他与安德鲁先生就有关“我们是15”全球行动的合作意义以及对于社会进步的共同目标等内容进行了交流和分享。

具有创新意义的“W1SH RIBBON 发现与连结世界”活动在今年年初推出,它与“我们是15” 全球行动有许多一致的目标。位于东京晴空塔展望台的许愿装置 “希望之树”(Tree of Hope)上,挂满了成千上百条写有心愿的彩色丝带。在疫情下的特殊时期,人们在社交媒体上也能参与这一活动。全球各地的人们都可以通过添加话题#W1SHRIBBON来许下自己的心愿。这一全球范围的活动征集了全世界人民的希望与心愿,在充满挑战的当下,大家通过这一行动来增强对未来的确定性,共筑重聚的希望和信心。

安德鲁·帕森斯,国际残奥委会主席

安德鲁在2017年9月成为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前,曾在国际残奥委会担任过多个职位,包括在2013-2017年担任副主席,在2009-2013年担任委员会成员,在2009- 2013年担任国际残奥委会委员长等。此外,他还在2002-2005年期间担任事务局长,之后于2005-2009年期间担任美国残奥委会委员长。
安德鲁作为国际残奥委主席,把加强国际残奥委与国际奥委会之间关系作为首要任务。2018年3月,与国际奥委会的托马斯巴赫共同签署了国际残奥委与国际奥委会之间长期合作协定,延长两个机构的合作至2032年。由此强化了两家机构之间的合作与援助。
2018年10月,安德鲁当选为国际奥委会成员,现在作为东京2020以及洛杉矶2028的国际奥委会发展委员会成员代表国际残奥委会。同时他还是国际奥委会的营销委员会成员,奥林匹克频道理事会成员。
此前,他还曾于2001-2009年担任巴西残奥委会秘书长。之后,在2009-2017年担任巴西残奥委会主席。

Andrew Parsons